成人用品:www.2s.tv
182310.com > 都市小说 > 掌中之物 > 第3章
于嘉是何妍班里的学生,这个女生总是生病,三天两头的请病假,最长的就是暑假前那一次,甚至连期末考试都没能参加。她要休学,何妍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不过何妍很谨慎,“我需要给于嘉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她去抽屉里翻班里的通讯录,傅慎行却早一步从手机里调出一个号码,隔着桌子把手机递向何妍,“何老师,我这里有号码,用这个吧。”

    何妍迟疑了一下,这才伸手去接那手机,目光留意了一下他的手,很干净,指节修长,很像是读书人的手。她心中的疑惧又减少了点,从他掌中拿过手机,拨通了手机上的号码。

    手机里传来彩铃的声音,等待的时间不长不短,于嘉在那边接了电话,她的回答和傅慎行大概一致,小姑娘只是像是有点紧张,声线听着都有些发紧。怕老师这个毛病很多学生都有,自小养成的了,即便是进了大学一时半会都改不掉。

    何妍习以为常,简单询问了一下她的病情,又温声安慰了她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抬头时,傅慎行就站在对面似笑非笑地看她,那张脸依旧是叫她心生畏惧,她微微抿着唇,把手机递还给他,“傅先生,您跟我去系里领一下申请表吧。”

    她带着他去领休学申请表,又告诉他还需要准备什么材料,“⋯⋯医院提供病情诊断意见和休学建议,申请表也要于嘉自己签字,到时候您把这些东西和申请表一同给我拿回来,我再带您去找院里领导。”

    傅慎行轻轻点头,又问她:“何老师,可否留你一个手机号码?”

    何妍有些迟疑,说道:“您可以打我办公室电话。”

    傅慎行笑了笑,没再坚持。

    出于礼貌,她把他送出了办公室,临分别时,他却突然问道:“冒昧问一句,我长得是不是很像另外一个人?”

    她被他问的一愣,他又继续问下去:“您很怕那个人,是吗?他伤害过您?”

    何妍外柔内刚,性情一直很好,可此刻却也忍不住想恶狠狠地回他一句“干你屁事!”可她的涵养不允许她这样做,于是她只轻轻扬了眉,装作没听清他的话,问他:“嗯?您说什么?”

    傅慎行勾唇笑了笑,伸过手来和她握手,“我说再见,何老师。”

    何妍依旧对眼前这个男人有着本能的畏惧,她把手搭到他的掌心,刚一触及就立刻迫不及待地抽走,“再见。”

    他笑了笑,却没说什么,只转身离开。

    一个下午她都有些心神不宁,梁远泽打过几个电话来问她的情况,快下班时更是直接开车来了学校接她,幸福感压下了何妍心中无名的恐惧,她拎着皮包下了楼,上车时又忍不住向丈夫撒娇:“我车子怎么办呢?”

    “留在学校。”梁远泽回答。

    她又明知故问:“那我明天怎么上班呀?”

    梁远泽学着她的强调:“明天我送你上班呀。”

    夫妻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完了,她沉默一会儿,忽地没头没脑地说道:“远泽,我想读博,我不想一直做辅导员。”

    她只才有硕士学位,要当大学讲师起码要读完博士才行。

    梁远泽对她的一切选择都持支持态度,闻言道:“好啊,想去哪个学校?用不用我帮你联系导师?”

    何妍摇头,“我还是回母校继续跟我老师念好了。”

    既起了这个心,她第二天就给老师打电话征求意见,老师一听她肯读博也很高兴,直接要她参加明年春季的入学考试。此时已到了九月中,报名时间就在十月份,突然间就有很多材料要准备,她顿时觉得忙乱不堪,只得求着梁远泽帮忙。

    夫妻两个挽了袖子一起上阵,晚上整理资料的时候,他突然一本正经地和她说:“妍妍,咱们加把劲,赶紧怀上宝宝吧,这样等你明年参加入学考试的时候就能带着咱孩子一起去,这也算胎教!”

    她愣了一愣,竟觉得这主意实在不错,夫妻两个立刻丢下手上的材料,兴致勃勃地爬上床去造人。

    接到那个电话是在一周后,她正在母校跑读博的事情,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她怕是班里学生又闹出了什么事情,忙就接了起来。

    “你好,何老师。”

    是个男子低沉的声音,带着夏日里难得的一丝沁凉,何妍头皮紧了一下,声音里带出不自觉的僵硬,“您好,傅先生。”

    “你记得我的声音,何老师。”傅慎行说。

    何妍无意与他闲聊,只道:“傅先生,于嘉的材料什么时候能交过来?学校里有规定,休学申请需要在开学两周之内提出的。”

    “我刚刚出了你的办公室,何老师,你的同事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所以我只得给你打手机。”傅慎行说,停了一停,又解释道:“手机号码是从于嘉那里要来的。”

    按学校规定,辅导员是要坐班的,不过辅导员经常会因学生的事情到处跑,学校管得也不怎么严,所以何妍经常不请假就溜出来办私事。她与他商量:“很抱歉,我这会儿在外面。这样吧,您先把材料留在我办公室,可以吗?”

    “不太好。”他拒绝得很干脆。

    何妍被噎了一下。

    他又说道:“我明天就要出差,近期都不会在南昭,何老师,能不能请你现在就赶回来,我在学校等你。”

    他这话说得就有点不客气了,可何妍轻易不愿和学生家长起争执,再加上这事本身她就不占理,她想了想,应道:“那您等我半个小时,我现在就回去。”

    她开了车往回赶,把车子停到院办楼后的时候,时间刚好过去半个小时。她刚下车,路边一辆黑色轿车里就钻出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壮汉来,扶着车门叫她,说道:“傅先生在这里等您。”

    那车一看就知价值不菲,再加上那个像是保镖的壮汉,这架势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物。她愣了一下,迟疑着走上前去,车子的后窗玻璃缓缓落下来,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面庞,傅慎行向着她微微颌首示意:“何老师,你好,你很准时。”

    何妍心怀戒备地打量他,仔细看去,他长得与那个凶徒并非完全一样,他的面庞更精致,五官清隽,目光平和,眼角眉梢上都透着一种良好出身所养出来的淡然,毫无半点阴狠冷厉之意。

    “很抱歉把你叫回来,只是我明日就要出国,短时间无法回来,所以想今天就把手续给于嘉办完。”傅慎行说道,示意助手把文件袋给何妍,“请看一下是否还缺什么东西。”

    她把文件袋里的材料检查了一下,“您得跟我去找院领导签字,然后才能送教务处批。”

    傅慎行点头,助手忙上前替他来开车门。她才注意到他今天穿得很是正式,西装严整,气质矜贵,很像是那些能够登上杂志首页的财经巨子。像是注意到她的打量,他漫不经心地解释:“刚参加完一个会议。”

    他随着她一同去院办,走在她旁边,很随意地闲聊:“何老师看起来很年轻,大学刚毕业吗?”

    她其实已经二十七岁,读书又早,研究生毕业都四年多了。不过她没有与他聊天的兴趣,于是只礼貌地扯了下唇角,露出一个不能再浅淡的微笑,回答:“不是。”

    她走得很快,甚至比身高腿长的他还要快半个身位,上楼时更是迅速,几乎都变成小跑。等她走到楼梯拐角处时才意识到他没跟上来,忍不住有些诧异地回身看他。

    他还站在楼梯下,抬着头淡淡看她:“何老师,我没那么赶时间。”

    何妍有些尴尬,也察觉自己的表现有些过了,可她实在是怕他,哪怕明知道这人与凶徒毫无关系,可只要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这个人,她就控制不住恐惧。她能和他正常的对话,忍住不尖叫或者逃走,这已是她百般努力的结果。

    她没说话,只站在拐角处等他。

    他不紧不慢地走上来,走过她身边时突然说道:“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这样怕我。”

    “您误会了。”她低下头不去看他,停了一下又解释:“是我还有事急着去办,忍不住有点着急。”

    “哦,这样。”他轻轻点头,又道:“很抱歉,何老师,叫您丢下自己的事情专门跑回来。”

    她勉强自己露出微笑,“应该的,这是我的工作。”

    事情倒是办得也顺利,院领导正好在家,而傅慎行准备的材料也都齐全,院领导大笔一挥签下名字,何妍就领着傅慎行从院领导办公室里出来了,“把申请表送到学校教务处,等着教务处核批就行了。”

    两人走到楼外时,傅慎行的车子已在路边等候,他转头看她,礼貌地问:“教务处离得远吗?坐车是不是要快一点?”

    学校教务处离着院办的确有些距离,可她不愿意与他这样一路并肩走过去,更不愿意与他坐进一辆车里去。她抿了抿唇角,想出一个不错的办法,“您上车吧,沿着这条路直走,两个路口后左拐就是学校教务处大楼,很醒目。您在楼口等我,我去开自己的车,交完表出来正好去办事,这样节省时间。”

    傅慎行没有反对,何妍去楼后开车,到校教务处楼下时,傅慎行已站在楼外台阶下等候,长身玉立的模样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目光。她匆匆走过去,轻声招呼:“走吧,傅先生。”

    有她领着,事情办得很顺利,教务处那位年轻的女老师眼睛都快要粘到了傅慎行身上,又趁着他办手续的空,把何妍扯到一旁偷偷打听:“这男人是谁?长得可真帅!”

    傅慎行似是有所察觉,向她们这边瞥了一眼,轻轻勾了下唇角。这风姿绝绰的一笑引得旁边女老师恨不得扑上去跪舔,更是紧紧地扯着何妍的胳膊不肯松手,“快,有联系方式吗?把他手机号给我!”

    何妍有点哭笑不得,她接过傅慎行电话,自然算是有他的手机号,不过,没有经过他允许就这样把号码告诉陌生人,似乎也不太合适。

    同事摇着她的胳膊央求:“何大美女,拜托了,你都是有老公的人了,这样的机会一定要留给我们这些单身狗!”

    “这是学生的表哥,我也不认识,你自己过去问。”说着,她忽地心中一动,又偷偷给同事出主意,“要不你就以公谋私留下他联系方式,等申请批了,你直接给他打电话叫他过来取,剩下的事情不用我教吧?”

    按照惯例,申请批了之后是要先返给学院,然后再由辅导员联系学生。同事有点扭捏,问她:“合适吗?”

    她抿嘴笑,轻轻用肩撞了撞同事,“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就当是替我干活了!”

    那边傅慎行已经办完了相关手续,转身往何妍这边看过来,她一本正经地问身边的同事:“还有什么事情吗?”

    同事清了下嗓子,“呃,留一下委托人的联系方式吧。”

    傅慎行笑笑,在纸上写下手机号码,递了过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圣骑士赵大牛 军妆 极限保卫 虐渣大佬不好惹 我要做秦二世 洪荒之鸿蒙大天尊 修仙签到百倍奖励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家里养个狐狸仙 城市之异能战士 大明雍王 娇俏小魔医 http://zia473.cc/thread-10205-1-1.html 欢乐英雄 我是出道仙 音隐之恶魔力量 高唐弃子 将门娇:将军大人有点糙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玩转阴阳界 启明1158 医流狂兵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把云娇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酒神 摄心记 归藏剑仙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散人的自我修养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掌权者 临渊行 僵祖次元之旅 温秘书追夫图谋不轨 水晶下的痕 我真的是反派啊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斗破苍穹 洪荒之鸿蒙大天尊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神魔养殖场 妖怪主子就是我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筑梦红丘陵 我儿快拼爹 恰逢夜暖知温顾 天道疏星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侯府后院是非多 铁甲威虫之魔法之力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渣男 长夜余火 大明第一太子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浮火 渔人传说 待瘦王妃卿可撩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血蓑衣 逆天战神 超神无敌 女爵爷驯夫记 武圣开天 全能修炼系统 长生界 大荒神遗录 联盟之 超神宠兽店 听说你爱我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凤凰之舞谋天下 紫川 长姐为家:乱世医女情 默示录之国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妙手小医仙 重生之我是富二代 重铸扎撒 女配翻身日记 重生之御见清心 神司驯凤攻略 http://koa148.cc/thread-782-1-1.html 莫高 原来我是野王 百妖之路 赤之沙尘 水龙步梦 武道霸主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深海拳王 秒杀 天步九重 图腾甲 名门女帝 寂寞杀场 遮天 造化之念 弃宇宙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压铸企业 无尽武装 海贼之慎重的巴雷特 稳住别浪 逍遥派 包装袋 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狼与兄弟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做魅力女人 易修乾坤 万古第一神 圣言问道 夜之战龙 史上第一祖师爷 美漫:某科学界巫师的刺客无双 佐助的因陀罗轨迹 防火材料 他年君归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第九特区 月凉半伤 圣言问道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倾城记之毒美人 异界魅影逍遥 夜虎 圣龙局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佛系医妃有空间 镜虚 去他的火影梦 末世大回炉 医妃凰途 变身倾世圣女 半城之黑白 首富契约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至尊龙帝 恶魔打工人 相思长恨歌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万古神帝飞天鱼 17K问答大百科 偶像竟是我自己 万古神帝 世界副本 腹黑易少之樱花落雨 五位少爷求放过 我能添加逼格值 史上 重生之小确幸 http://Lep683.cc/thread-782-1-1.html 都市医仙 长海云起 月凉半伤 网站大全 合约老公晚上见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首辅娇娘 凰眸 世界树的游戏 神医小天师 全球通缉令 俊俏娘子帅相公 饲养全人类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http://bkt560.cc/thread-6749-1-1.html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剑色生香 春花满画楼 废旧网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网游之永生 凌天剑神 剑绝仙古 木叶之光 被照美冥挖了出来 茅山遗孤 漂泊修真录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重生之魔琴公主 大周内卫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http://Lji823.cc/thread-10205-1-1.html 夫为佞臣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仙姿物语 此药解情毒 宋韵梅花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卡塞尔的小怪兽 斗罗网游,开局获得选择系统 余生锦相随 风三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