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182310.com > 都市小说 > 掌中之物 > 第6章
过度的惊恐导致何妍无法发声,她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手用力去压桌面,想要制造出足以惊动他人的声响,更想站起来夺门而出。可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身体瘫软在椅子里,手上的力气都不能把餐盘从桌上扫落。

    眼前一阵阵发黑,在临近昏迷消失之前,她看到他坐在那里静静看她,嘴角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目光漠然无波。

    不知过了多久,何妍从黑暗中惊醒过来,映入眼帘的一盏大得夸张的吊灯,水晶吊坠纷纷繁繁,折射着刺目的光。

    “醒了?”他问。

    她挣扎着起身,本能地向着远离声音的方向瑟缩。房间很大,傅慎行坐在远处的一张沙发里看她,唇角轻轻扬着,带着一丝愉悦的笑容,“何老师,你的身体素质很好,比我预料的早醒了足有半个小时。”

    何妍不光身体素质不错,她有着超乎常人的心理素质,否则也不可能在四年前的那次事件中逃生。恐惧叫她惊慌错乱,可理智却在催促她要尽快冷静下来,她用力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已是接受了此刻的境况,只颤声问道:“你是人是鬼?”

    傅慎行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讥诮:“聪慧果敢的何老师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确很愚蠢,充分暴露出她此时的恐慌。这个世界没有鬼,沈知节也不能死而复生,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他根本就没死。他没死,他来找她复仇了!

    曾经的梦魇变成现实,她深深惧怕的魔鬼就在她面前。

    像是一下子又倒回到四年前那个场景,他坐在那里冷眼看她,淡漠的目光凌厉如刀,他说:“干净点,别留后患。”

    不!这甚至比四年前还遭,他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厉鬼,专为复仇而来。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身体更是抖得不成样子,可她毕竟不是个只知哭泣哀求的女人,她盯着他,声音虽还打着颤,内心却是渐渐坚毅,“你想要怎样?杀了我?”

    “杀你?”他轻笑,缓缓摇头,“我要想杀你,何须还费这些周折?”

    既然不是要杀她,那就要折磨她了,哭泣哀求绝不管用,反而会令其更加变本加厉。她压抑着恐惧,心中飞快地盘算着,尝试着另外的求生之路。“沈知节,我们都冷静下来,理智地说些话,怎么样?”

    他微微眯着眼睛打量她,和四年前的表现截然不同,这个女人每次都能叫人出乎意料。 “说什么?”他饶有兴趣地问,“说我应该放了你,而你也绝对不会去报警,我们两个都该忘记过去的事情,重新开始生活?”

    她原本的确是想这样说的,何妍抿了抿唇角,转而说道:“不是,我是很好奇,你是怎么从监狱里逃出来的?”

    他稍觉惊讶,轻轻扬眉,“何老师,你真是屡次叫我感到意外,这叫我更加肯定我们接下来的游戏会更加有趣。”

    何妍摸不透他的心思,只能小心地应对:“什么游戏?”

    他坐在沙发里,两条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姿态轻松懒散,“把一位家世清白的淑女,驯养成一个放荡低贱的女人。”

    她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颤。

    这个反应取悦了他,他缓缓勾起唇角,“何老师,你有着清白的出身,受过良好的教育,还从事着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这么光鲜亮丽的人,却被一点点的玷污,直至肮脏无比。你说这是不是会很有趣?”

    这是这世上最卑劣的恶毒,最肮脏的报复。

    门外传来轻轻的扣门声,三四个男人从外面鱼贯而入,其中有人手中还提着摄像机。何妍感觉到了危险,从宽大的床上滚落下来,又继续往后缩去,直至背抵冰冷的墙壁。

    傅慎行起身走过来,在她身前不远处站住,将一把刀子丢到她面前,“拿着,叫我看看你是怎么杀的人。”

    那是把水果刀,短小而锋利,一如她四年前用过的那把。

    有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走上前,扯住了她往床上拽。她拼命地挣扎着,手抓到了地上的那把刀子,可那刀子还不曾扎到男人,她的手腕就被抓住了。铁钳一样的手指攥着她的手腕,毫不费力地往外一掰,那刀子就“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

    拳头落下来,她的头被打得歪向一侧,耳边嗡嗡作响,所有的事物都晃动起来,忽大忽小。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了举着摄像机的男人,看到了默立在一旁的围观者,还看到了坐在沙发里注视着她的傅慎行。

    她不再挣扎,慢慢闭上了眼睛。

    傅慎行姿态懒散地倚坐在沙发里,语调一如既往,“只有这点本事吗?真没意思,我们还是换个花样吧。”

    干瘦男人从床上爬下去,却另有两个男人向她围过去,摁住了她的四肢,强行把一支针剂注入她的体内。她如同身坠地狱,口中发出绝望地呜咽声,再一次疯狂地挣扎,“你杀了我,沈知节你杀了我!”

    他露出冷漠的神色,轻轻摇头:“不,我说过了,我不杀你。”

    针剂的药效很快就起了作用,神智渐渐消散,身体被药物控制,只余下了生理上的本能。这场面比之前还要不堪,空气中充满着淫靡的气息,粗重的呼吸里夹杂着引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整个房间里,似乎只有傅慎行还能做到面不改色,心静如水,他瞥一眼身旁蠢蠢欲动的人,淡淡说道:“阿江,这女人碰不得,不吉利。”

    阿江双手搭在一起遮挡着身体的反应,有些尴尬地解释:“我,我没想碰她。”

    他飞快地瞥了床上一眼,弯下腰,小心地问傅慎行:“傅先生,这要拍到什么时候?这人可是我专门从岛国请回来的职业人士,只要不喊停,能一直做下去。”

    傅慎行抬腕扫了一眼时间,漠然说道:“停下吧,把视频剪辑一下,咱们看看效果怎样。”

    专业的录像师拍摄出来效果自然极好,不论是之前激烈的挣扎搏斗还是后面的迷乱纠缠,当图像被投放到影音室宽大的屏幕上,细致的特写再加上全环绕的立体声,画面甚至比现场看起来更能令人面红心跳。

    何妍身上裹着浴袍,深陷在宽大的沙发里,唇瓣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分明告诉自己不要哭,可眼泪却是一直往下流。傅慎行就坐在旁边不远处,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她,“看不出来,你倒是很上镜。”

    “是吗?谢谢。”她慢慢回应,声音嘶哑粗涩,如同裂帛。

    傅慎行有点惊讶,看她两眼,又问:“你回去后会报警吗?”

    “你拿着这个东西,我怎么敢去报警?”她几乎猜到了他接下来的打算,困难地弯起唇角,想要轻蔑地笑,可眼泪却流得更凶。

    他不在意地笑笑,道:“我就知道何老师是个聪明的女人,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把以后的游戏规则定下来,很简单,你要随传随到,怎么样?”

    活下去!活着离开这里!有个声音在她脑子里嘶吼着,何妍抖着唇瓣,深深地吸了口气,配合着他往下问:“还来拍这些东西吗?”

    “应该不会。”他轻松地回答,偏头思考了一下,说道:“坦白讲,拍这个东西费时费力,而我暂时又没有把你打造成AV女星的想法。以后有可能会叫你帮我去陪一下客人吧,有人可能会喜欢你这一类型。”

    她闭上眼默默流泪,不再说话。

    傅慎行叫了那个叫阿江的壮汉进来,吩咐道:“时间不早了,送何老师回家吧。”

    他竟然真的要放她走!何妍内心紧张而又激动,怕眼睛泄露出内心情绪,忙垂下眼帘遮住了视线。她甚至都不敢表露得太过急切,扶着沙发吃力地起身,动作缓慢。阿江没耐心等她,伸手将她一把从沙发上提了起来,扯着往外走。

    傅慎行却又突然叫住她,“何老师。”

    她停下来,心惊肉跳地等待着,只怕他又突然改了注意。不想他却只是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别报警,不然你会后悔的。”

    这听起来是一个警告,可其中却又像藏着点其他的意味,她尚来不及思考,阿江就已经把一块浸了药物毛巾捂住了口鼻。

    再次醒过来时何妍已在自己家中,似是与往常无数个清晨醒来并无什么两样,她身上盖着薄被,脱下的衣服就搭在床边的椅子上,连手机都按照她的习惯摆放在床头的空格里。

    窗外天色明亮,看日光起码已经有九、十点钟。

    她缓缓地闭眼再缓缓地睁眼,一遍遍地和自己说昨夜里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可身体的不适却残酷地告诉她那不是梦。她用被子盖住了头闷声痛哭,探出手从床格里摸过手机,里面有梁远泽的一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信息:妍妍,以后手机不准胡乱丢,打电话都没人接。还有,早点休息,不许熬夜。

    时间显示是昨天夜里十点半,那时她正在那个魔鬼的手中。

    何妍抖着手给梁远泽拨电话,可电话里却一直响着忙音,她呆愣片刻之后,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不顾身体的痛楚,拽过衣服飞快地穿了起来。

    车子就停在甬道旁的停车位上,再远处,三两个大妈正带着孩子在小区花园里玩耍。何妍深吸了口气,尽力使自己表现得平静。她开着车出了小区,不停地通过后视镜观察车后,确定没人跟随,毅然把车拐向了警局。

    “您说什么?”面前的工作人员露出惊讶的神色,问她:“你先别急,请先冷静一下,慢慢说。”

    何妍根本无法叫自己冷静下来,自从进入这里,她反而失去了之前的冷静理智,“沈知节没死,他现在叫傅慎行,你们快去抓他,快去抓他!”

    工作人员像是更糊涂了,“沈知节是谁?傅慎行又是谁?”

    她半张着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把事情讲清楚。“陈警官!我要找陈敬言警官!”她大声叫道,像是终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知道是怎么这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的表情有些古怪,他看着何妍,似是犹豫了一下,说道:“陈敬言警官前几天出了车祸,已经去世了,局里昨天才给他举行过追悼会。”

    何妍一下子僵住,怀疑是自己听错,“你说什么?”

    工作人员有些同情地看她两眼,起身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过来,安慰她道:“何女士,您别着急,有什么事慢慢说,就是陈警官不在了,我们也帮您的。”

    不,没有人能帮得了她!

    先是父母突然中了旅游大奖出门旅行,然后是梁远泽出国培训远在异国他乡,她孤立无援,就连以为可以求助的陈警官都在几天前车祸身亡。这些都只是巧合吗?怎么可能都会这么巧?

    她呆愣愣地不说话,工作人员忍不住问道:“何女士,您没事吧?”

    何妍抬头,目光呆滞地看面前的年轻警员,脑子里突然就响起了傅慎行说的那句话,他说:“别报警,不然你会后悔的。”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老板每天跟我拼演技 十年如一初 逆剑武神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思锦书 权臣 至尊剑皇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 花涧无痕 装甲假面战士光龙英雄传 登仙梯记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神医:姑娘请自重 剑卒过河 电子大唐 苗木报价 http://bbs.aizse.com/thread-34954-1-1.html 海域求生 阴阳少年捉鬼记 摊牌!我在海岛享受人生 几世不忘 神司驯凤攻略 憾世天幕 贞观攻略 网游之永生 这个诅咒太棒了 http://zry683.cc/thread-782-1-1.html 道门法则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承包大明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 http://bvu877.cc/thread-8972-1-1.html 美男志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修士家族 慢穿之璀璨人生 神话超进化 抢救大明朝 超神无敌 教父的荣耀 六孛局非寻常报告 一念尘中仙 贞观攻略 八年记 恶魔打工人 你玩过联盟么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狩天改命记 穿越兽世逆袭当团宠 太古潜龙传 抗战之钢铁风暴 抱着母鸡来修仙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日娱之过往 争霸天下 雪夜歌行 无尽侠客行 http://yvh026.cc/thread-782-1-1.html 逍遥派 超神圣骑士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胜利十二人 开局一群原始人 繁星书士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巨鳄2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http://ajd134.cc/thread-6749-1-1.html 首席情人:总裁的契约娇妻 太乙 http://yvh026.cc/thread-782-1-1.html 妖影 http://ybo988.cc/thread-10205-1-1.html 三国之 兄弟抱我不报恩 特战天神 凤落江湖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猫狗太极锁天记 三国之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剑道狂仙 天浩劫 http://hxk113.cc/thread-10205-1-1.html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狂暴战兵 永生之途 城里人酒馆 执剑卫道 异界 三国之召唤猛将 千岁夫人她是黑心莲 天山学府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渔人传说 葬仙星 盛世安景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剑起云华 明朝败家子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 惜得珩世 仙天武魂 星王朝 烈焰狂兵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烈焰狂兵 修真之瞒天过海 不死不灭 刷点外挂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傲世倾狂 罪恶心理 http://bha413.cc/thread-6749-1-1.html 剑宗旁门 星光下的陪伴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网游之神级土豪 杜总你捡来的奶狗是大佬 http://whi343.cc/thread-10205-1-1.html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老公大人,强势宠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http://gpo682.cc/thread-2626-1-1.html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用砰砰砰砰开始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星王朝 现状入侵 斗罗之蚀雷之龙 作文精选 西游之师父你别再作妖了 http://egx175.cc/thread-782-1-1.html 觉醒钞能力 重生之古玩人生 一品荣华:悍妃天下 抱着母鸡来修仙 追凶实记 铁甲威虫之魔法之力 传奇控卫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异世大符神 兄弟抱我不报恩 有事先找靳先生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醉卧江山 武傲天下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紫川 白骨大圣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我真的是反派啊 十三皇子 枪来 玩家超正义 临渊行 诡秘之主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渣男 格兰自然科学院 昆仑有王 君家有酒 http://fjk499.cc/thread-8972-1-1.html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我当捕快那些年 中华第一帝国 雪童话 逢春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庆余年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追柒之路 命运之魔途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母老虎升仙道 灰色灵魂 户外直播间 茅山遗孤 全球数值化 官居一品 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此药解情毒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不灭圣影 剑泣魔曲 网恋故事 从现代飞升以后 第一赘婿 浮世惊鸿 两性健康 诸天福运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