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182310.com > 都市小说 > 掌中之物 > 第7章
他那样笃定地告诉她,别报警。这是威胁,还是有恃无恐?

    他不怕她报警,难道只是因为手上有那个视频吗?可她不惧怕那种要挟,她是受害者,该感到羞耻的是施暴者,而不是她!她不会被那种东西要挟,任由自己深陷污浊之中,她不会!

    而他为了报复精心准备了这么久,难道会不知她的性格?

    “何女士?何女士,你怎么了?”年轻警员关切地问她。

    何妍猛地站起身来往外走。

    楼外天气明媚,深秋特有的烈日高悬在头顶,尽情挥洒着这最后的热情,太阳地和背阴处只一线之隔,跨过去却如同进入另一个世界。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再一次给梁远泽拨电话,依旧是无法接听。她站在车旁,头顶着冰冷的金属,自言自语:“何妍,冷静,冷静下来,必须要冷静下来。”

    她去小区的保安室,以车内财物遭窃的理由要求查看昨天晚上的监控录像。在录像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把车子停好,不急不忙地离开监控区域。何妍的心在胸腔内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门厅内的监控呢?还有电梯里的!”

    保安惊讶地看她,问:“不是车里丢了东西吗?”

    她没有心思和他解释,在她的坚持下,保安人员又给她调出了相近时间段的其他摄像头记录下的视频,那里的“她”步履如常地穿过门厅,进入电梯,又在她所住里的楼层走出了电梯。

    如果不是精神坚韧,何妍一定会认为自己是疯了,她的身体隐隐发抖,一个人坐在保安室里盯着那模糊不清的录像,直到所有画面忽地变黑停住。

    她心中一动,又把保安人员叫过来问:“怎么回事?为什么到这里就没有了?”

    “哦,后半夜小区监控线路坏了一次,上午刚叫人过来修好了。”保安人员解释。

    何妍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他们趁着那段时间把昏迷的她送回了家中,那个“她”也趁机离开。不用想,“自在天”那里就算有监控,记录下的过程也该和这里相差无二。如果这是一个圈套,那傅慎行一定精心准备了很久,处处留心,面面俱到,完美地叫人寻不出一丝破绽。

    果然她是不能去报警的,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他们反而会把她当疯子看待。

    她回到家中,在沙发中枯坐,窗外夜幕降临时,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那声音突兀又刺耳,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手机号码,她记性一直很好,认出那是傅慎行的手机号码。

    何妍闭了闭眼睛,这才摁下了接听键,平静说道:“沈知节,我没有报警。”

    “你很聪明,何老师。”傅慎行说。

    她轻轻地按下手机上的录音键,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力把事情表述得清晰些,“你设计了很久,是吗?把我从饭店偷偷劫走,却找了个人来假扮我的样子开车回家。那个假扮我的人是谁?你从哪里找来一个和我这么像的人?”

    他纠正她:“其实长得不是很像,只是外形看起来像。”

    “嗯,你的设计很完美。”她说,另只手狠狠地掐着大腿,意图叫自己更加冷静,“沈知节,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从监狱里逃出来的?我之前去找过办案的陈警官,他说你的确是被执行了死刑的,你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话筒里传来傅慎行低沉的笑声,他说:“何妍,你在录音,是吗?没用的,你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乖乖听话,这样你的家人才有可能不会受到伤害。”

    何妍口鼻像是被人捂住,一时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进行我们的那个游戏。”

    “你要用我的家人要挟我,是吗?”她僵着声音问。

    “是的。”他坦然承认,说出的话冷漠无情,“他们才是我的筹码。不要再违反游戏规则,何老师,不要再考验我的耐心。”

    好一会儿,她才能说出话来,“我听话,你就不会伤害我的家人吗?”

    他轻笑了一声,反问她:“何老师,难道你都没发现,其实我比你要守信用吗?”

    她咬紧了牙关,又问:“这个游戏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当我觉得厌烦的时候。”他回答,停了一停,又道:“何老师,你丈夫又给你打过电话来了。”

    果然,她的手机上随即显示出另有来电拨入的提示。

    “接一下吧,何老师,不过,我觉得我们的游戏没有必要叫你的家人知道,你说呢?”他提醒,最后又说道:“还有,请记住,我叫傅慎行。”

    她和梁远泽的通话很短暂,梁远泽在培训的空当里抽了个时间来拨了这个电话,只因之前几次打她手机都没人接,他有点担心她。何妍不敢怎么说话,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哭出来,也怕她与丈夫的电话被窃听。

    梁远泽还是很敏锐地察觉出了她的异样,问:“怎么了?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哦,有点感冒。”她哑声回答,终于找到了一个不用在掩饰的借口,“鼻子不通气,眼泪也花花地流。”

    “小笨蛋!”他笑,既心疼又觉好笑,“我这才离家几天啊,你就这样。”

    何妍泪流满面,低声喃喃:“我想你了,远泽。”

    “我也想你,妍妍。”他压低了声音回应,又忍不住笑:“好了,不说了,我们要开始了,我得关掉手机。”

    梁远泽挂断了电话,何妍拿着手机发呆,里面并没有留下和傅慎行的通话记录,自然也没有存住录音,她已经能够确定手机一定是被他动过了手脚,正考虑着如何处理,就又收到了一条短信:不要换手机,继续使用。

    她的精神已经近乎麻木,摸黑去卫生间洗脸,待声音好转之后,才给父母拨电话。两位老人刚从外面回到宾馆,兴奋地给她讲旅途中的趣事。她话很少,只静静听着,最后嘱咐他们:“注意安全。”

    第二天她就去了学校,仿佛一切如常。快到中午的时候,她帮助的那个男生来办公室找她,小心翼翼地问:“何老师,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昨天都不肯接我电话。”

    她没回答,只抬眼看他,心中猜度他到底是被傅慎行买通了还是被他利用。

    男生误会了她的沉默,小声解释道:“前天晚上我一直在‘自在天’外面等着您的,后来有点事离开了一下,等回来正好看到您开车走,我叫了您两声,您可能是没听到。”

    即便是遭遇到了那样的事情,她还是愿意相信这世界上存在着善良,何妍勉强微笑,“的确是没有听到,我没事,谢谢你。”

    生活像是又回复了平静,傅慎行就仿佛一头在水中潜行的怪兽,猛地将她拖入漆黑的水底肆意凌辱之后,然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出去游玩了月余时间的父母先回到了南昭,何妍过去陪他们吃饭,何母这才提到了旅途中遇到的一件惊险事。

    “哎呀,妍妍,你都不知道我们遇到了什么事。就是你嘱咐我们要注意安全的那次,大半夜的突然听到隔壁有人敲墙,我和你爸都被吵醒了。你爸气得回敲了两下,那边就没动静了。你猜怎么着?第二天就听说隔壁房间有人被杀了,墙壁上还用血写了一个‘沈’字。吓死个人!也不知道之前敲墙的是人还是鬼,吓得我和你爸赶紧换了酒店!”

    何妍脸色刷白,手抖得连筷子都要拿不住,几乎当场失态。

    在梁远泽回国的前一天傍晚,何妍再一次接到了傅慎行的电话。他说:“何老师,晚上过来帮我陪个客人吧,车在校外等你。”

    用的商量的语气,却没有给她半点拒绝的机会。

    她坐在办公室里,从抽屉里摸出那早就准备好的刀子,拿在手里默默把玩,几经犹豫后还是把它又放了回去。她不能冒险,她没有可以失败的机会。

    一辆黑色的车子把何妍载到山上的一处别墅,那里正在举行着一个小型派对,迷乱的音乐,昏暗的灯光,再加上随处可见的,放纵的男人和年轻女孩子,人走进去,就像是一脚跌入了妖精洞。

    何妍的穿着与这里太过格格不入,一进门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她没理会,在门口四处扫望,寻到了倚窗而站的傅慎行,径直向他那里走了过去。

    “傅先生。”她站到他的面前,面色平静地和他打招呼。

    傅慎行手中端着酒杯,正在与人交谈,身边虽也依偎了两个嫩模,衣装却还严整。他闻声转过头来,淡淡扫何妍一眼,用端着酒杯的手向着远处的皮沙发指了指,吩咐她道:“去陪张老板。”

    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材肥胖,发顶半秃,脸上泛着隐隐的油光,样貌近乎于猥琐。那男人何妍进门就一直盯着她看,眼神都有些不对。她没拒绝,顺从地走过去,刚在沙发上坐下,男人那肥硕的身体就贴了过来,他抓住她的手,笑着问她:“美女,你不是做这一行的吧?”

    “刚入行。”何妍回答。

    “刚入行的好!刚入行的干净!”胖男人手掌用力地拍了一下她的大腿,就此没再离开。她面色不变,仍由他的手在自己腿上缓缓滑动,没往傅慎行那边看过一眼。

    胖男人的手越来越不老实,很快就不能满足隔着衣物的骚扰,何妍再忍耐不住,用力按住了他的手,口中却轻笑着说:“张老板别这样,叫人看见怪难为情的。”

    胖男人涎着脸笑,“害臊了?害臊好,玩起来才有意思呀,我最喜欢你这样的良家妇女了。”

    他话音不低,立时有人起哄,“张老板,叫咱们开开眼。”

    张老板闻言嘿嘿笑,竟就真的把她往沙发上压。她一面推拒着,手却偷偷往自己皮包里摸,谁知刚伸进去,手腕却被人一把攥住了。

    阿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沙发后面,一只大掌紧紧地握住她纤细的手腕,面无表情地问她:“何老师要摸什么?”

    喧闹杂乱的房间里顿时静了下来,张老板也是愣住,低头古怪地看着何妍。

    何妍就这样半仰在沙发上,镇定地看着阿江,回答:“没什么。”

    阿江却是不信,手上稍稍一用力,把她的手从皮包里拽出来,瞧她紧紧攥着手,又冷声命令道:“手里是什么?”

    她没有回答,只转过头看向傅慎行,他还倚在窗前,也在看她,唇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弄,像是等看这出戏已经等了很久。于是她也一点点地翘起嘴角,缓缓地张开手心,露出其中的一个小小的方方正正的铝箔包,问他:“傅先生,难道连它都不准用了吗?”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五位少爷求放过 我真没想出名啊 神司驯凤攻略 洪荒之圣道煌煌 修士家族 我真不是装逼打脸 剑道龙尊 武道霸主 玄幻:我,被杀就变强! 驭房有术 权后 重生大亨时代 神司驯凤攻略 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校花的贴身高手 狐妖之明雅恋 全职艺术家 都市医仙 末世大回炉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半城之黑白 三国之曹昂大帝 女神的贴身医王 凰后归来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平平无奇大师兄 策妖之三界风暴 无上之缘 全职高手 阴曹地府我做主 重生于康熙末年 我打凡尘而来 天狱边缘 飞来客栈 三寸人间 天狐缘 爱的轮回者 终极猎杀 我在古代逃荒养孩子 大荒种田记 谁的空间 踏星 我的相公是剑客 重生之古玩人生 传奇剑神 无限恐怖 快穿之慢慢轮回 诛天龙皇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现状入侵 武矣定传奇 百妖之路 制冷设备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控卫在此 http://wiu273.cc/thread-6749-1-1.html 属驴的小子 把云娇 收个逆徒是男主 倾世情缘俏佳人 恃婚而娇:少夫人她甜不可攀 电信的江湖 凤唳九天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请君归 氪金英雄 重生末世之修仙 鬼神盗墓系统 猫狗太极锁天记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王妃要休夫 全球进入数据化 上情之情 百炼成神 龙纹战神 剃头匠 综漫之无尽逃杀 我在末世建个城 洪荒仙师 麻衣神算子 盛世魔妃之凤临天下 重生七零:大佬锦鲤日常 我真不是谪仙人 三国之大汉再起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双胞胎妹妹不好带 侯府后院是非多 慢穿之璀璨人生 抗战之钢铁风暴 海贼之黑色王座 首席情人:总裁的契约娇妻 http://hxk113.cc/thread-10205-1-1.html 酒神 大周仙吏 重生之工业兴国 红色战记 玖宵传 武意天下 天鹰传奇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清明上河图 圣墟 重生柳神,洪荒签到千万年 万道成神 南风阁之公子欢 军情资讯 远古传说之人族的荣耀 万界之无敌反派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逆袭之废柴大小姐 世子很凶 球场狂徒 回到过去变成虎 食品机械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小白不好当:大神别过来! 请仙来 凤征天下 天外重生者 游戏铜币能提现 神魂至尊 三哥的拳头 水晶下的痕 六孛局非寻常报告 前浪 永恒神荒 策天谋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地球来的修真者 仙道符途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我自地狱来 传奇剑神 绝对暴力 柯学捡尸人 武动乾坤 我的妹妹超会搞事 混天大圣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滚回娱乐圈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http://fxo240.cc/thread-2626-1-1.html 问卷发布 都市传说之 陨落少女 我的混沌城 陌上行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倾世情缘俏佳人 重生大亨时代 追妻你就拿命来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回到过去变成虎 神级修士 我的云养女友 相思长恨歌 大王饶命 第一赘婿 星辰圣渊 http://bbs.w91.cn/thread-18581-1-1.html 重生女将不好惹 青天祀 血月猎人团 重生末世之修仙 凤凰珞 徒弟是个假萌新 亵渎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 网游之华夏世界 花豹突击队 蓝色恋曲 卡塞尔的小怪兽 飞来客栈 五位少爷求放过 夏已晚 赤心巡天 思锦书 饲料行业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武炼巅峰 过洞庭 日月同辉 重生农耕时代 微铁镇Ⅱ 仙界赢家 新书 环境产业 王者荣耀之三境 末日拼图游戏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树神启示录I九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