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182310.com > 都市小说 > 掌中之物 > 第15章
何妍把那张光盘悄悄锁进了办公室的抽屉里,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作为指控傅慎行的罪证。她一直在坚持正常上班,对待工作甚至比以前还要认真热情,接触更多的人,处理更多的事,叫自己看起来忙碌而又充实,以试图干扰傅慎行对她的监控。

    老同学在网上给她留了一些关于傅氏企业信息,关于傅氏成立的时间,发展经历,主要涉及的行业领域,以及其外界很少知道的傅慎行个人资料。出乎何妍的意料,傅慎行竟真的确有其人,他于本市出生,有着极为完整的成长轨迹,难怪陈警官曾那样确定地说他不是沈知节。

    唯一令人生疑的地方就是此人三年前曾经出国,今年年初才刚刚回来。何妍看着手机上的那条留言凝眉苦思,这看起来倒是一个可以着手的地方,只是,三年前沈知节还在狱中,尚未被执行死刑,他怎么可能出国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

    至于傅随之,则是傅慎行的堂弟,据传两人关系一直极好,可算是兄友弟恭,与何妍在会所里亲眼所见的情形大相径庭。

    这是疑点之一,甚至可能是整件事最好的切入点。

    她默默在纸上勾划,最后又沉默地把纸张塞进碎纸机内。

    管院的教授已经给了她回信,她又紧着联系许成博,叫他快过去面试。临近中午的时候,许成博给她打回电话来,说教授对他很满意,已经决定聘用他做翻译助手,薪资不薄。何妍也替他高兴,随口笑道:“领了薪水记得请我吃饭。”

    许成博似是犹豫了一下,说道:“不如现在就请您吧,您中午有时间吗?”

    何妍有时间,但是却不能叫学生请她吃饭,她笑了笑,直接拒绝:“还是省着你那点钱吧,你挣个钱这么辛苦,老师我能好意思叫你掏钱?”

    “去学校餐厅吃行吗?”许成博问她,又道:“就去离您那近的学三餐厅吧,我马上就要倒您楼下了。”

    这孩子执着得另何妍意外,她不觉皱眉,正思量着如何拒绝他,就听得许成博有些迟疑地说道:“何老师,我有些事情想和您聊,是有关,有关——”

    “许成博!”她反应极快,立刻喝断了他的话,声音也冷下来,“我是你的老师,我帮助你也仅仅因为你是我的学生,如果你还想和我说什么无聊的话,那就请闭嘴吧。”

    “何老师⋯⋯”许成博应该是被她反应吓住了,紧张得张口结舌:“我,我。”

    何妍没有再给他开口的机会,立刻挂掉了电话,把手机往桌子上一丢,人却飞快地往外跑。等她冲到楼下时,许成博果然就跨着自行车停在路边,手上还握着手机,像是在给人拨打着电话。

    她几乎是从天而降,他一时都惊住了,握着手机惊愕地看着她,“何,何老师⋯⋯”

    她上前劈手夺过他的手机,摁下取消拨打的摁键,略一思量,又自顾自地给她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息:何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冒犯您,请你原谅。可是,我还是要说,我喜欢您,并且,不认为这是一种错误。

    她避着许成博把短信发送出去,然后又飞快地删除了记录,这才把手机交还给他,“你想和我说什么事?是不是有关于嘉的?”

    许成博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她愣愣点头,怯怯地问:“何老师,您刚才怎么了?是不高兴了吗?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就是⋯⋯想请您吃个饭,您给我介绍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我很感谢您。”

    “啊,那是我误会了,对不起。”何妍赶紧借坡下,看一眼时间,又道:“你在这等我,我回去拿一下手机,一会儿我们一起去餐厅吃饭,我请你,算是老师向你赔礼。”

    许成博简直被她的喜怒无常搞糊涂了,傻乎乎地应道:“好。”

    何妍跑去楼上拿了手机,先把那条未读信息打开删除,这才揣着手机若无其事地下楼,跟许成博一起往学校餐厅去吃饭。时间尚早,食堂里人还不多,她刷职工卡点了两份套餐,找了个靠边的餐桌坐下来,边吃边问许成博道:“你想说什么?于嘉怎么了?”

    许成博犹豫了片刻,答道:“何老师,于嘉没有出国疗养,我在南昭又见到她了。”

    何妍愣了一下,勺子停在半空中定格了几秒,这才又继续递到嘴边,慢慢吃下了那口饭,然后问道:“哦?在哪里?”

    许成博抬眼看何妍,努力地组织着自己的语言,可话说得还是不够通畅,“我以前在一家夜店里做过几天服务生,曾经碰见过于嘉。前两天我又去那里打听她,他们说最近还见到她来着,不过不在那里做了,换了更高级的地方,叫什么醉今朝。”

    就是那天晚上傅慎行带她去的那个会所,该是他的地盘,这样看来一切都已顺理成章。何妍面容依旧平淡无波,缓缓点头:“嗯,我相信你。”

    “所以,所以傅先生是在撒谎。”许成博有些急切地说道。

    何妍又问:“然后呢?”

    他哑口无言,不知道然后还能再说些什么。

    何妍内心很矛盾,她能看出这个男生对自己是一片好心,可是他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把他扯入这件事中来。这太危险,一旦惊动了傅慎行,也许眼前这个孩子会面临杀身之祸。她不能这样自私,尤其是对这些一心为她的人。

    她不得不用冷淡来打击许成博的善意,皱眉道:“许成博,我再和你说一次,于嘉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以后也不要和我提,不论是在电话里还是见面,都不要再提。至于傅先生是否撒谎,这更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

    许成博眼中的亮光渐渐熄灭,最后他垂下了眼帘,轻声应道:“对不起,何老师,是我多管闲事了。”

    看着眼前这个难掩低落的大男孩,何妍很想告诉他说他没有多管闲事,他的话对她很有帮助,她很感谢他⋯⋯可是,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说,只低下头去默默吃饭。

    周末的时候,何妍自己一个人去了购物中心的品牌专柜,照着花姐那件大衣买了件款式类似的,然后打电话给花姐询问她的地址,又道:“本早该给您送过去的,只是这几天一直没能腾出空来。”

    花姐接到电话又惊又喜,忙道:“您太客气了,还送什么送啊,我去您那里拿就得了,我这会儿正闲得蛋疼呢。”

    何妍想了想,取了一个折中的方法,“那这样吧,我现在正在外面,如果你有时间,我中午请您吃个饭吧,上次的事真的很感谢。”

    花姐连忙应下,“好,吃饭没问题。”

    两个人约好了碰面的地方,花姐挂掉电话火急火燎地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身子就去拍隔壁的房门,大叫道:“小白杨,小白杨,赶紧起来,别给老娘挺尸了。”

    过了三五分钟,那房门才开了,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漂亮姑娘站在门口,不停地打着哈欠,懒洋洋地抱怨:“花姐,这才几点啊就不叫人睡了,咱可都是上夜班的人,又是干体力活的,想要人命吗?欺负我们小姐没工会是吧?”

    “老娘就是你们的工会!”花姐伸出手去轻拍得力干将的脸蛋,又握着她的肩膀摇晃,问:“你可是花姐手下最有文化的,快和花姐我说说,文化人都喜欢什么样的,扯淡的时候都爱扯什么?”

    小白杨奇道:“花姐,你要从良了?”

    “从尼玛的良!要不是你没本事,老娘犯得着去跪舔别人吗?”花姐骂道,瞧着小白杨纤手掩口一脸做作的吃惊表情,又骂:“少拿这副蠢样来对付老娘,你当花姐我是你那帮恩客呢?”

    小白杨只得恢复了正常,颇为无奈地说道:“花姐,你什么事都不说清楚,我怎么给你出主意?文化人这范畴可大了去了,有自命清高的,有假模假样的,还有斯文败类的,我知道您要去跪舔哪个?还嫌人家没本事,您说您哪个贵客我没给您哄好了?”

    “傅先生呢?傅先生你哄好了吗?”花姐一针见血。

    小白杨噎了一下,忍不住翻了个天大的白眼,“花姐,咱能不提那人吗?我觉得能从他那活着出来都全靠上辈子烧香多。”

    “切,没本事就承认没本事。”花姐撇嘴笑,忍不住把那天会所里发生的事讲给小白杨听,“能惹得傅先生当众发火就已经是奇事,重要的还在后面,分明是怒气冲冲走的,可人家一个电话打过去,没道歉没服软,连句好话都没说,傅先生愣是硬把人又叫家去,到底打了一炮才肯放人走。”

    前半截的事小白杨也听说了,后半截却是不知道,她有点目瞪口呆,呐呐感叹道:“这位也真是位奇女子!”

    “绝对奇女子!听说还是个老师,我听江哥叫她何老师来着。”眼看时间要来不及,花姐顾不上再和她多说,只又追问了几句文化人的嗜好,便就忙着出了门。

    她们约在一家颇有特色的风味餐厅,花姐赶过去的时候,何妍已经在等着她,见面先把衣袋递给了她,解释道:“原版的实在是找不到了,又因为不太了解您的偏好,就仿着之前那件买了件类似的,您看看合适吗?票据都在衣袋里,如果不喜欢还可以回去退换。”

    只看衣袋就知道新的这件新的价值不菲,比旧的要好很多。花姐虽不差这点钱,却也喜欢对方办事周到说话客气,尤其是当对方是傅慎行身边的人时。她连看没不看衣服一眼,只笑着说道:“我相信何小姐的眼光,绝对比我之前那件的好!”

    何妍不觉微笑,“是花姐人随和,好说话。”

    一个有心攀附,一个别有用心,她两个竟是相谈甚欢。何妍有意从花姐这里引傅慎行上钩,却又怕操之过急,于是只耐着性子与她谈论些不相干的话题,反倒是花姐先忍不住试探她道:“您和傅先生⋯⋯没事了吧?”

    何妍默了片刻,这才轻声答道:“因为傅少那件事,把他惹得有些厉害,不过没事,早晚都能过去的。”

    花姐闻言应和道:“傅少是有点爱闹,何小姐您也别太往心里去,傅先生那样训了他一顿,他以后见了你也会知道轻重了。”

    何妍自嘲地笑笑,道:“花姐,再怎样,人家那是两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我是外人。”

    “才不是!”花姐大咧咧地摆手,“你少听男人们说什么‘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是骗人的,后面的他们都没敢说。这话说全了应该是这样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穿我衣服,我断你手足,你断我手足,我穿你衣服!”

    她说得风趣幽默,何妍也忍不住笑起来,道:“回头把这话说给傅慎行听,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花姐吓了一跳,忙半真半假地说道:“千万别!到时候傅先生就要断我的手足了!”

    何妍配合地笑了笑,有意放下傅随之这个人,漫不经心地说道:“对了,花姐,有件事情想麻烦您帮忙,有人托我找个人,您的面广,认识的人也多,不知道能不能帮我留意一下。”

    以花姐的圈子看,能托她找的人不是嫖客就是小姐,花姐也是个聪明人,闻言挑了挑眉,问道:“找谁?”

    何妍把事前找来的于嘉的照片递给她看,“就是这个姑娘,家里一直联系不上她,托我找一找她。”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傲娇狂妃重生记 天老爷驾到 道不容天 超神圣骑士 开局世间无敌 末世之我真的没开挂 北宋假圣人 可能是本假银魂 男神从打卡开始 城里人酒馆 重生柳神,洪荒签到千万年 危险关系:一生所爱 战恋芳华:无双 国潮1980 唐砖 网游之神话复苏 啸澜 闻香,是君来 莽荒纪 轮胎品牌 异域神州道 无极魔道 重生校园太张狂:封殿,要低调 从重生六小时开始逆袭人生 苍穹炼狱 荣耀:王者在上 黑雾之下 闪婚成爱:总裁强宠娇妻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网游之天下无敌 日娱之过往 昆仑小师叔 源化2 电信的江湖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枪来 我真没针对法爷 X与H的星球日志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神医小天师 庶女要翻盘 三国之曹昂大帝 我就是超级警察 大祝由 寻唐 苍虎 亲爱的小媳妇 带着仓库到大明 神话版三国 魂帝武神 幻柳 一叶之缘 古玩专家 我的成语大明 我在末世建个城 神冢世界 万古天帝 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 闪婚成爱 天纵莫敌 重生之都市天尊 神级维修系统 狂剑星河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一号狂兵 崇祯大帝国 星武耀 渣男想要治愈少女 永恒国度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道门法则 前任无双 首长有令 卡塞尔的小怪兽 栩栩若生 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 回乡小农民 绝对暴力 朝为田舍郎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满级账号在异界 我变成了神级修补师 诸天从西游开始 天工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带着仓库到大明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惜得珩世 我是出道仙 天罪灵墟 木叶之王牌间谍 捡漏 灰之刃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孤城重启 机械设备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黄天之世 魔神大明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崛起之盲女 傲世血凰 寒门祸害 网游之踏浪征途 南笙与鹿凌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百妖之路 嫁给太监驸马后他谋反了 重生之极限进化 我资质平平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但闻人语响:巍巍中华 穿越之七公主的爱情 寒门祸害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百妖之路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影后她又娇又飒 名为“季经”的新避孕药诞生 回到过去屠个龙 铁十字 从红月开始 食品招商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命运之魔途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徒弟是个假萌新 血月猎人团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X与H的星球日志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虎视何雄哉 恶魔殿下的绝版溺宠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天若不服 武破诸天 重生野性时代 神医小天师 啼笑仙缘 太古 天狱边缘 猫狗太极锁天记 无武江湖 捡到一只始皇帝 不负穿越好时光 昭奚旧草 五仙门 史上 一寸山河 重生之神级刺客 龙鳞战尊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妖孽,还不显形 中外英雄传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镜像皇朝 龙王令 凤凰珞 朝思归 全职法师之全职召唤师 苍穹炼狱 腹黑王爷的小毒妃 我见道长多妩媚 三国之我是曹昂 源神觉醒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短情 帝颜醉 三国之 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 轩心谷 雷霆立道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凌霄辅助系统 灵君之心 致命玩家 莽荒纪 负一世一生名 王者不死,荣耀依然在 尸命 深穴 梦封真龙 从龙族开始圣杯战争 记账报税 这个皇子真无敌 仙陵 袁太子 迷失的青春期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 少年地师 魔门败类 踏凌诸天 超凡机械城 首充六元的剑 傲娇狂妃重生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