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182310.com > 都市小说 > 掌中之物 > 第13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何妍和田甜吃过了晚饭才回去,傅慎行已经到家,正在楼上的起居室里等她,瞧她安然无恙的回来。不觉暗暗地松了口气,用轻松的口气问她:“怎么样?买了些什么东西?”

    她把几个购物袋尽数丢在他身边,不冷不热地说道:“自己看吧。”

    他哪里是真关心她买了什么,不过是想找个由头和她多说几句话。而她明摆着是没和他聊天的意思,他只得笑笑,道:“你喜欢就好。”

    她表情冷淡,转身去浴室洗澡,待裹着浴袍出来,就见他不知什么时候也跟过来了。在床前的沙发里坐着,正在翻看手里的一本画册。听见她的动静,他抬头望过来,叫她:“阿妍,过来。”

    何妍迟疑了一下,擦着头发走过去,还未看清他怀里的画册,却被他一把拉坐到沙发扶手上。他手臂虚虚揽住她的腰,对她的抗拒视而不见,只是轻声问她:“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婚礼?”

    她这才看清楚他手里拿的不是什么画册,而是婚庆公司给他出的婚礼策划书。策划书做得很精致,他翻了多半。很是仔细的把前面觉得不错的找出来给她看,问:“我觉得这几个不错,你看看喜欢哪一个?”

    他说得那样认真,丝毫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何妍抬眼看他,想要讽刺他几句,可话到嘴边却又压下了,只讥诮地挑了挑唇角,“依着你啊。”她说着,顿了一顿,又补充道:“不过我不喜欢在室外,最好还是室内婚礼比较好。”

    草坪婚礼或者海滩婚礼自然是更浪漫一些。可她现在不需要浪漫,她要得是热闹,要得是混乱,室内婚礼更方便她趁乱做事。

    他不知是计,缓缓点头,竟又翻到了室内婚礼的效果模拟图,问她:“这样的怎么样?”

    何妍不答,斜睨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你们家老爷子能同意你娶我吗?”

    傅老爷子自然是不同意,不过傅慎行也没打算去征求他的同意。他笑笑,手掌在她腰间轻轻摩挲,抬起头看她,一本正经地说道:“傅家闹得越厉害,你不是就越高兴吗?放心,只要我气不死他,他就会去出席婚礼的。不只他,还有傅随之,傅氏所有的亲朋好友我都会请到。”

    事情倒是向着她预想的那样发展,他以为她答应与他结婚只是想搅得傅氏不宁,却不知她意欲从根上掀翻傅氏这棵大树。所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最难的,就是要所有人都相信你真是一心要走那栈道。

    何妍不说话,只低头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冬状尽亡。

    傅慎行看了看她,把画册扔到一边。从她手里把毛巾扯了过去。她下意识地抬手去挡他,却被他摁下了。“别闹。”他轻喝,把她从沙发扶手上拽到怀里,用毛巾罩住了她的头,不轻不重地揉搓着。何妍挣了两下没挣开,索性放弃了,由着他捣鼓,忍了片刻,才不冷不热地说道:“是用毛巾轻拍吸水,不是把头发当干草一样搓。”

    他动作顿了一下,不禁低笑出声,照她说得那样用毛巾裹住了头发轻拍,又好脾气地问她:“这样?”

    她没回答,不过却也没有再挑毛病。

    室内一时静谧无声,落地灯在一旁发出柔和的光线,照在她如墨的头发上,给上面蒙了一层近似于金属般的光泽。刚刚洗过澡,她发间有着淡淡的清香,沁人肺腑。不知不觉中,他停下了动作,目光落在她白皙细腻的颈间,不受控制地慢慢俯身下去,轻轻吻上她的颈后。

    何妍正全心合计着接下来的计划,全然没有防备,直到他火热的唇触到自己,这才悚然一惊,想也不想地就反手推开了他,回头横他一眼,眼中的厌恶溢于言表。许是她也觉出自己的反应太过,又飞快地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的神色。

    傅慎行愣了一愣,终明白所有的静谧与温馨不过是出自他的幻想。他弯了唇角,轻轻一哂,没和她说什么,只起身离开,夜里也没再回来。何妍知道他是真生气了,理智告诉她这个时候该适当地放低身段,不能和他闹得太僵,以免坏了自己计划。可感情却不受控制,她前所未有的厌恶他、憎恨他,甚至都已到了再无法与他逢场作戏的地步。

    路走着走着,不知什么时候就走到了绝处。前面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脚踏出去便是粉身碎骨。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却依然要闭上眼继续走下去。她是无路可退,唯有向前。而他却是身不由己,无可奈何。

    第二日一到公司,傅随之就找了过来,似是忘记了傅慎行之前的可怕,冲到他的桌前和他吼道:“沈知节!你是真的疯了?怎么能娶那个女人?你之前把她毁成那样,她恨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真心嫁你!”

    傅慎行面色平淡,双手交叉着放在身前,目光漠然地看傅随之,淡淡说道:“我知道。她不是想嫁我,只是要报复我。”

    傅随之噎了一噎,像是在看一个疯子,恨声问他:“那你还要娶?”

    “是啊,我还要娶。”傅慎行淡淡一笑,“我愿意。”

    傅随之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强自压下了怒火,手撑着桌面倾身逼近他,咬牙切?地说道:“沈知节!你要现在还是沈知节,你愿意娶谁就娶谁!别说你娶个仇人,你就是娶个妓女,我们傅家都管不着。可你现在不是沈知节,你是傅氏总裁,你是我大哥傅慎行!所以,我求你,求你别祸害我大哥的名声。别叫人提起傅慎行来都当作一个笑话,只笑他是个被女人耍得团团转的蠢货。”

    他话讲得这样难听,傅慎行竟也不恼,只是抬眼漠然地看他,“我活着不是替你大哥活着。”他说着,又讥诮地扯了扯唇角,“至于他的名声,死人还在意什么名声。”

    “所以就要娶个被人穿破了破鞋?”傅随之愤怒之下情绪失控,有些口不择言,“你之前叫那女人去陪张守,有多少人看到了?你带着她去醉今朝,说要给我玩,当场又有多少兄弟听到了?沈知节!是你他妈先把她当妓女可劲作贱,现在却又当成了宝贝自己娶了做老婆,还要搞得天下皆知!你叫别人怎么说?你怎么——”

    他猛然间停住了话,傅慎行的脸色太过骇人,眼中杀意浮现,吓得他突然间惊醒,再不敢把话说下去。

    傅慎行坐在那里,?关紧扣,整个身体僵若铅石。良久之后,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抬眼看着傅随之,淡淡说道:“我本就是个混街头的痞子,别说她不是妓女,就算她是,配我也足足有余,从来都是我高攀了她。别人背后怎么说我听不到,至于那些敢叫我听到的,我会叫他们闭嘴。”

    明明是极平静的语气,可里面却透着森森杀意。傅随之不寒而栗,望着眼前这个和他大哥长得一摸一样的面孔,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他才出声叫了他一声“大哥”,问:“你是真的决定了,是吗?”

    傅慎行道:“是,决定了。”

    傅随之又问:“明知道她想要你的命,也要把刀子递到她手上,是吗?”

    “是。”傅慎行回答。

    傅随之不由苦笑,摊了摊手,“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不管你有没有把我当过兄弟,至少我是把你当过大哥,我尽力了。”

    他说完,转身出了傅慎行办公室,人到外面的时候,正好遇到阿江匆匆过来,傅随之步子顿了顿,叫住了他,又沉默了片刻,这才没头没脑地说道:“阿江,护着你主子点,别真叫那个女人把他给杀了。”

    其实,虽然傅随之一直和傅慎行对着干,总是和他找茬较劲,可在他心里,或多或少,是有把傅慎行当成了大哥的。阿江有些感动,正不知该说什么,傅随之那里却已是离开了。阿江回头看他两眼,这才敲了傅慎行的办公室门进去。

    “傅先生,田甜昨天半夜偷偷去了陈家。”阿江小心地看了傅慎行一眼,瞧他脸色实在难看,不敢再说多一个字。

    傅慎行缓缓闭目,虽然早就猜到何妍会有所行动,绝不会就这样向他妥协,但当这一切真的变为现实时,心里还是感到了冷。再多的准备,再多的自我安慰,都消不掉刀尖刺破胸膛时的痛。

    “她去了陈家?”他淡淡问,“待了多久?”

    阿江答道:“应该是没进门,没见着陈家亮灯,倒是看到楼道里的灯时亮时灭的好一会儿,就陈家楼下拐弯那里。今天一早,我偷偷过去看了看,瞧着那里堆着不少东西,有被翻过的痕迹。”

    傅慎行心中了然,略略点头,又问:“她后来又见过什么人没有?”

    “没有。她后来就直接回了家,今天早上正常地上了班。”阿江回答,犹豫了一下,又道:“我猜着,她应该是去那些杂物堆里找什么东西。陈老太太会不会是把档案的影印件藏在那里面了?”

    如果藏到那个地方,倒是真叫人有些意想不到,那老太太胆可是真够大的。阿江不敢多说话,只等着傅慎行的示下。不想傅慎行那里却是一直没有吩咐,阿江瞄了他一眼,怕他碍于何妍那里,对田甜也听之任之,咬了咬牙,提醒道:“只一个何小姐怎么都好说,可再添上田甜,而且她身后还有一个田市长??傅先生,小心夜长梦多。”

    傅慎行薄唇微抿,略略思量片刻,从椅中站起身来,“走吧,咱们去找田甜。”

    他们开车,直奔田甜公司。到了楼下,阿江想打电话叫田甜下来,却被傅慎行阻止了,他独自下了车,亲自去田甜的办公室找她。傅慎行曾经以田甜男友的身份来过这里,虽已是多半年前的事情,可他相貌气质实在太出众,前台小妹把他记得真真的,瞧他进来,竟是一下子愣住了,结结巴巴地问他:“您,您来找田姐?”

    傅慎行指了田甜的办公室,问:“在里面吗?”

    前台小妹傻傻地点头,“在,在呢。”

    话还没说完,傅慎行已是转身往田甜办公室走去。待前台小妹再回过神来,他人已是走不见了。小妹呆愣了片刻,这才赶紧抓起电话给田甜拨打内线,有些慌张地说道:“田姐,傅先生来找您了!”

    电话里默了一下,就听到田甜淡淡地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她放下电话,抬起头来,强自镇定地去看门口的傅慎行。傅慎行看她一眼,顺手带上门进来,不慌不忙地走到她桌前坐下,又默默打量她片刻,这才开门见山地说道:“田甜,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

    上一次两人单独相对,还是在何妍被张守抓走之后,他找她询问何妍的下落,她不过是说了两句气话,就差点被他一把掐死在家门外。直到现在,田甜想起当时的情景还心有余悸。她不自觉地紧张,手下意识地抓紧了座椅扶手,强自镇定着,答道:“我不知道你来做什么。”

    傅慎行勾了勾唇角,淡淡一笑,说道:“我要和阿妍结婚了,她告诉你了吗?”

    田甜自是知道的,她僵硬地点了点头,说道:“恭喜。”嫂索妙*筆*閣掌中之物

    “谢谢。”傅慎行看她两眼,又道:“那她有没有告诉你她已经怀孕了?我们有了孩子。”

    田甜不自觉地愣了一下,何妍怀孕之事,她并不知晓。

    傅慎行又笑笑,心平气和地说道:“田甜,我不想伤害你,不是因为你是田市长的千金,而只是因为你是阿妍最好的朋友。她那样的脾气,我要是对你下手,她会恨我。我不想她恨我。”

    田甜心里有些乱,却仍在坚持着,冷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把东西给我。”傅慎行收起唇边的微笑,淡淡说道:“你该对我了解几分,别逼我对你下手。”

    “什么东西?”田甜强装糊涂,问他:“你找我要什么东西?”

    傅慎行嘲弄地笑了笑,答她:“你从陈家楼道的杂物堆里拿走的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一念尘中仙 法学院的新生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九零对照组我不当了 三国平云传 百花大帝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诡秘之主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职业服务 木叶之王牌间谍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圣御星魂 阎罗圣域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邪魅王爷沐血妃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食品机械 我天!你成精了 都市之土豪继承人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神祇领主时代 将魂天下 抗日之兵魂传说 http://vps544.cc/thread-8972-1-1.html 天一剑雪 穿越西游之我爱你 纬度37度 控卫在此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问卷发布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鉴神之路 橱柜行业 我能看到准确率 福妻嫁到 战恋芳华:无双 他年君归 电影世界成神记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 禁区猎人 夏有伊人 遇陆衍,乱终生 包装袋 重生大周女皇 洛国赋 长姐为家:乱世医女情 http://zry683.cc/thread-782-1-1.html 彼岸:三女王复仇血恋 黎明又相见 菩提雪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金刚不坏大寨主 穿越王妃要升级 游戏宗师 巅峰仙道 也曾匆匆 重生之将门毒后 胜利十二人 丰碑杨门 符道修仙路 地球第一剑 神医魔后 万古血魔 契尊 影视猎魔人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木叶之光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武破九荒 卖假货的系统 我的功德不见了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重生之至尊仙婿 爱似繁锦 绝对暴力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你好恰时光 烈焰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葬仙星 都市狂少 修真高手在校园 万历新明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 灵界论坛 少年大将军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全球进入数据化 命运转盘师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神罗行 八字命师 仙古神迹 绝对暴力 问仙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行业报告 横推山河九万里 神道飞仙 英雄联盟之天秀中单 木叶之光 容若堂 逍遥少侠 神启者说 万历新明 变身倾世圣女 怪道胡宗仁 蚁的世界 闪婚成爱 落华时分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三生桃花簪 高冷上司请接招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大吉大利,绝地求生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神话超进化 崇祯大帝国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萌妻来袭:我的女神是男人 田园医香 宝瞳 源化2 兔乩 天一剑雪 无忧城 龙啸大明 武道霸主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亲爱的二小姐 圣墟 农业信息 晋南春 这个大明太凶猛 投标服务 卿本祸国:权臣掌心宠 也曾匆匆 修真弃少都市行 重启末世 创业投资 封灵道种 古神养育者 一枪风云 断翅 从杀猪开始修仙 真爱与苦难 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曹贼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滚回娱乐圈 渔人传说 宋韵梅花 佛灯与剑 我真的是医修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高冷上司请接招 地球神域 三国之弃子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无限之轮回轨迹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北顾青谣 重生末世大佬有空间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云之彼端的少年 神秘支配者 仙帝 石墨纤维 物流设备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汉末文枭 浅塘 荡宋 秦缘记 都市逍遥邪医 秦缘记 极道武学修改器 全职高手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也曾匆匆 百炼成仙 贩夫全神录 自求吾道 雪夜歌行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海贼之苟到大将 前沿科技 美食三国 道极妖尊 加盟网